千嫚,嫚嫚說|Podcast

千嫚嫚嫚說|EP147.【嫚說時事#38】深聊迪士尼花木蘭引發抵制的眾議題/史詩電影所惹上的人權爭議漩渦

真人版花木蘭

拓展思考的廣度,從關心時事開始,今天要跟大家聊聊的時事內容是『深聊迪士尼花木蘭引發抵制的眾議題/女力英雄電影所沾上的人權爭議漩渦』

迪士尼年度作品真人版花木蘭九月初在台灣的電影院正式上映,電影上映的路程可說是坎根崎嶇,受到新冠疫情的影響,原預計三月上映的檔期,一度延期再延期、延宕再延宕,甚至在某些地區直接宣布撤檔,從院線片改成線上形式,邀請影迷直接在迪士尼的串流平台上付費收看。

而電影花木蘭的坎坷,不只是在上映檔次的延期,其實它從事前釋出的改編版本、拍攝中演員所引來的局外爭議、到電影上映後所觸及到的色彩討論,都讓這部電影掀起了抵制拒看的風潮。那到底真人版花木蘭受爭議的原因有哪些呢? 今天節目千嫚就要來跟大家探究這背後所涉及的議題故事。

電影中故事經典角色的消失與改變

若有看過卡通版花木蘭的台灣朋友,一定都相當喜愛當年由本土天王吳宗憲獻聲配音的木須龍這個靈魂人物,如果大家沒看過卡通版的花木蘭,千嫚做個譬喻,他就像是冰雪奇緣中討人歡心的雪寶,總是陪伴在主角身旁,度過一些緊張、刺激、悲傷、難過、歡喜大笑的時刻,少了它的存在主角一樣可以度過這些喜怒哀樂,但是就是少了那些讓人覺得畫龍點睛、會心一笑的橋段。所以大家可以想像一下冰雪奇緣少了雪寶的感覺,我覺得那就類似花木蘭少了木須龍的寂寞。

導演對於木須龍為什麼消息表示:「木須龍在動畫中帶來的幽默與輕鬆態度,令我們深受啟發。但電影真人版花木蘭,劇情呈現所考量的是在於如何詮釋花木蘭真實旅程。所以在電影裡我們必須更呈現她旅程的現實面,以及花木蘭在軍中和弟兄之間的關係情誼。」

但外界對於木須龍的消失也有一說,就是木須龍在動畫裡算是帶給人歡樂的丑角,本身是『龍』的化身,而龍在是中國是吉祥和傳奇代表,所以迪士尼為了尊重中國的傳統文化,刪除了這個角色。

裡面還有一些角色的改編和取代,其中原動畫中的男主角,正氣凜然帥氣十足的李翔將軍也不再真人版的電影內了,李翔將軍在原電影裡面是花木蘭從軍的長官,最後他們互相的愛上彼此,也是這部英雄片中重要的軍中愛情故事。但真人版的電影一樣有跟花木蘭談戀愛的男主角存在。

其實在經典作品重新呈現時,最難的地方就是創作者要如何保留舊有的核心再造新作品的記憶話題,所以一定會有不同之處的設定,但這設定是否能被大眾買單,就是創作者的功力了。

未上映先抵制的風潮_演員對於政治立場的表態

再來的爭議就是影片未上映之前,飾演花木蘭的藝人劉亦菲,在去年香港反送中運動時,公開發文支持港警察鎮壓示威民眾,發文的內容非常簡單清楚,她在微博上轉發了一張圖片,圖中字句為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在機場被困時所說的話,「我支持香港警察,你們可以打我了」,並且在轉發的內文打上我也支持香港警察。

此文一出就讓電影出現了未上映先抵制的風潮,批評的人表示,劉亦菲雖為華人的臉孔出生於中國,但實際上卻擁有美國籍,從小就享有美國公民的自由與民主,卻沒有想過這些都是中國人民不曾享有的,還公然表態的支持香港警察的鎮壓,對於這些爭取民主的示威者,一點同理同情的心都沒有。

但中國網友也站出來挺身表示,西方文化不是有言論自由嗎?那他說出自己想法有錯嗎? 在網路各方人馬激戰的隔天,劉亦菲再次發文表示「不是志同道合,那就好聚好散」,這一則貼文,馬上被視為他給予外界的回應。也因此,抵制的浪潮繼續發酵。

同時同樣是劇中演員的甄子丹,去年也曾在臉書發文慶祝香港回歸中國,民眾就對這些在政治事件上表態的藝人有所爭論。

預告片掀起的歷史爭論

接著時間來到了預告片推出的2019年底,預告片一出,眼尖的觀眾發現,影片中出現了一些不符合歷史背景的細節,其中最明顯之處,就是預告片中的花木蘭住在福建客家文化的土樓裡,但花木蘭出生的地點是在現今的河南省,根本不會住在這樣的建築裡,而且土樓的建築背景,也不是木蘭該世紀會出現的建築物,所以認為這部片雖然歸類為史詩片,但是迪士尼最歷史文化的考究作業稍嫌不足,沒有確實的呈現出該歷史朝代中的樣貌。

史詩英雄片所觸及的人權爭議漩渦

沒想到在經過了這些風風雨雨,花木蘭正式上映後,片中的景色和片尾感謝詞,又引發了新一波的拒看風波。原因是電影中有一些場景是在新疆自治區進行拍攝的,所以影片的感謝單位就出現了新疆維吾爾 黨委宣傳部以及吐魯番公安局等八個中國單位。

為什麼這些單位會引發爭議呢?因為這些單位都與現今中國涉嫌迫害維吾爾族的政策有所關聯。其中吐魯番公安局就是新疆「再教育營」的負責管理單位。

什麼是新疆再教育營

維吾爾族的人權議題在近年來備受國際關注,近幾年傳出了許多維吾爾族備受種族清洗的新聞,其中最受關注的就是政府建造了再教育營,要求維吾爾族人民到再教育營裡接受漢化的思想教育,學習愛國情操,學習中文,學習中國的歷史文化,希望透過這些後天的再教育,抹去維吾爾族的種族傳統文化和語言,而在再教育營裡面呢,維吾爾族的人民不可以說族語、不可以做任何關於維吾爾族傳統中會進行的儀式或行為。

雖然再教育營的新聞層出不窮,但對於這些新聞,中國政府對外表示再教育營,是為遏制恐怖主義採取的必要措施。而且這些學習的內容,也是可以給予他們正確思想,讓他們可以習得一技之長,維吾爾族的人民可以透過這些教育,擁有更好的發展和就業機會,進而改善他們的生活,帶動地方的經濟。

雖中國政府從沒有正面承認過這些政策,但在國際新聞上仍不時的可以看到許多被帶進再教育營的民眾,是如何被受監視、甚至被要求集體吞藥治療、被鼓勵與漢人的男子通婚,或是婦女被強制節制或禁止生育,變相地實現種族滅絕的政策。

所以迪士尼在片尾公開感謝這些與維吾爾族人權事件相關的政府單位,等於是幫中國政府間接的宣傳這些部門,為了賺錢、為了與中國打好關係,而漠視了中國政府在這些地方引發的人權爭議。因此抵制聲量就在這一連串的風波下越滾越響亮。

雖然抵制聲浪四起,但花木蘭在台灣的票房上映首週就登上了全台新片票房冠軍,同時也是目前全球票房第二高的地區,第一名則是泰國。這樣的成績也讓鄉民在網路上掀起了一波的討論。

千嫚觀點分享

其實片中的女主角劉亦菲,也曾在這些風波中公開表示過,現在這個世代,明星藝人也已經很難完全不表達立場。的確有時在這種敏感的議題上,曖昧戰不見得是最好的選擇。

在此議題上很多人都會說,藝術歸藝術,政治歸政治。但其實從電影來說,前兩年的金馬獎風波,我們就看得到,即使藝術從業人員想要藝術歸藝術,政治與政治,即使支持藝術發展的民眾想要藝術歸藝術,政治與政治,但當這個藝術成為了大企業、權政者手裡能掌握能運用的資源時,又能如何完全不被貼上政治的標籤?

每個展業發展,不外乎都需要資金,不外乎都要評估市場利益,只是對於藝術我們常有更高的情操想像,認為藝術的存在,不該被這些世俗膚淺的事物給污染,藝術就應該保有它開放性的創作空間,但現實是,當這項藝術背後已經有著市場和資金的流動時,藝術就很難純粹的只有藝術。

【歡迎點選下列圖示,收聽完整節目】

同場加映:PUM天王嫂訓練營/愛情真的能用SOP達陣嗎

「千嫚 嫚嫚說」由千嫚主持的Podcast音頻節目, 目前在Apple PodcastSpotifySoundcloudGoogle Podcast都聽得到 。歡迎訂閱分享並到Apple Podcast上為節目打星評分留言,讓更多人認識千嫚嫚嫚說囉!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