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嫚,嫚嫚說|Podcast

千嫚嫚嫚說|EP90.【嫚說時事#21】中國維權律師遭囚禁五年後獲釋_認識709維權律師大抓捕事件

709維權律師大抓捕事件

拓展思考的廣度,從關心時事開始。歡迎來到每週二嫚說時事,今天嫚說時事的單元要跟大家分享的是『中國維權律師遭囚禁五年後終於返家團圓_認識709大抓捕事件』

此次的主題是經由IG限時動態投票產生,每週六千嫚會在IG發佈下週二嫚說時事的主題票選,讓聽眾朋友自行選出想要了解的時事議題,也邀請聽眾朋友可以搜尋並追蹤千嫚的IG 「知性生活家千嫚」,每週六鎖定限時動態,選出想了解的時事議題囉!

【歡迎點選下列圖示,收聽完整節目】

2020年4月27日,中國維權律師王全璋,終於結束了將近五年被政府囚禁的生活,回到北京與妻子和兒子團聚,那王全璋是誰呢? 為什麼會被政府囚禁? 囚禁的五年又發生了什麼事呢?這集節目千嫚將藉由這則時事,帶大家了解發生在2015年的709維權律師大抓捕事件。

2015年7月9日起,中國政府針對維權人士和維權律師,發動大規模的逮捕行動,上百人遭搜查約談、甚至被逮捕失聯。而王全璋就是在此事件中,被捕的維權律師之一,而王全璋被逮捕後,有長達三年以上的期間,被規定不允許和家人以及家人委託的律師會面,被迫與外界斷了所有聯繫,並在2019年1月被天津市法院依「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4年半。

依「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截至2015年8月21日的網站資訊顯示,在709事件中至少有276名律師、律所人員、人權捍衛者和家屬,被拘留、約談、傳喚或短期限制人身自由、限制出境和處於失聯狀態。

當局抓捕是以什麼原因逮補這些律師的呢?

中國人民日報在2015年7月11日發出了一篇名為《揭開維權事件的黑幕》文章,文章報導中指出:「在公安部的部署指揮下,經北京、天津、黑龍江、山東、福建等多地公安機關縝密偵查,犯罪人士以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為平臺,自2012年7月以來先後組織策劃炒作40餘起敏感案件、嚴重擾亂社會秩序、涉嫌重大犯罪團夥。」 並引述被捕的維權人士的陳述,指控「維權律師」和「維權事件」是擾亂社會治安的犯罪行為。(補充說明:人民日報屬於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的機關報。)

而王全璋就是文章中北京鋒銳律師事務裡的律師之一,他代理案件中許多都涉及中央敏感議題,包含大量為法輪功信仰案做無罪辯護、基督徒案、農民土地案,等維護弱勢群體利益的案件。

其實宗教行為在中國是被受控制的,因為中國共產黨政府是不允許其他意識形態挑戰政府的統治,所以所有在中國的宗教活動都是必須經過政府批准,才得以進行的。所以大家近幾年聽到的藏傳佛教的達賴喇嘛被迫流離失所事件,以及穆斯林的伊斯蘭教被受迫害打壓的新聞事件,其實都是中國在宗教自由上引發的相關事件。

 

709事件中亦有外國籍的人權活動家被捕?

王全璋律師是709逮捕事件中,最後一名被判刑的判刑者,也是最後一名出獄的律師。在事件當中也有一名外國人士遭北京逮補,這名外國人士,是瑞典籍的人權活動家Peter Jesper Dahlin是人權衛士緊急救援協會的創辦人,長期關注中國的人權運動。

他因為與鋒銳律師事務所有相關業務往來,在北京首都國際機場被中國警方以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罪逮捕。遭逮捕後,中國中央電視台新聞頻道公布他的認罪影片,他的這段認罪影片受到了國際媒體的高度關注,因為他是第一位因支持中國人權運動而遭爆逮捕拘留的外籍人士,也是中國官媒公布認罪言論的第一位外籍人士。而在認罪後,經過瑞典政府與中國政府多日的交涉和協商,他終於被釋放並遭逐出境返回瑞典。

在事件後彼得·達林接受紐約時報的採訪,談及被拘禁期間的經歷,包括被日夜不間斷審問、限制不准睡覺休息、整夜不關燈等等…多樣根據國際公約中所認定的酷刑,並被命令寫悔過書,在新聞影片中的認罪畫面,亦是被中國中央所強迫的行為,被要求背誦當局提供的稿子,面對鏡頭認罪。

其實在709事件中,也有部分律師與彼得一樣,選擇認罪以獲得保釋自由。但反觀王全璋,有相關維權人士認為,王全璋在逮捕後遭中國政府違法無限期延押,長達三年的時間不審理此案、不開庭也不讓任何家人和律師會見他,很可能就是因為王全璋拒絕與政府配合認罪,才遭受到此待遇。

不畏國家強權堅強救夫的妻子_李文足

王全璋被捕後,他的妻子李文足帶著三歲的小孩展開堅強的救夫行動,四處奔走尋求救援,她曾向最高人民檢察院、最高人民法院等相關部門呼籲並控告,但並沒有任何一次告訴獲得立案審理。

但她不放棄,曾在2017年5月與709事件中的釋放律師李和平和李和平的妻子,以視頻方式參加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的聽證會作證。李文足在會議中緊急呼籲國際社會關注王全璋的生命安危。並表明:一位已被釋放的律師曾向李文足說,他在被監禁的期間曾聽過王全璋慘烈的哭叫聲,擔心王全璋律師遭遇酷刑甚至殘疾。 陪同李文足出席會議的律師妻子也在會議中說明,自家老公在被關押的22個月裡,曾被強迫服用不明藥物、遭遇工字鐐銬等嚴重酷刑,希望透過國際媒體的力量,讓更多人可以關注到這起危害維權律師的事件。

雖然在這期間長達一千多個日子,李文足沒有任何方法可與老公王全璋取得聯繫,音訊全無的狀況,讓她先生是生是死也無從得知。但她依然設法為老公發聲。在2018年李文足曾與正在訪問中國的德國總理默克爾會面,請求德國總理向中方確認丈夫是否仍然活著。同年冬天,李文足與另外3名709案的女性家屬剃光頭,向政府表示「我們可以無髮,但你不能無法」。

除此之外,李文足也曾以『千里尋夫』的方式,打算花費十天以徒步的方式從居住地北京走到老公被關押的天津市尋求丈夫下落,但在徒步的期間,就被國家的便衣警察突襲侵入旅館,強行帶回北京住所,並遭軟禁限制不得離開家門。

關於李文足的相關行動畫面,日本NHK有一部於2018年發行的『中國失蹤的律師們』都有相關的真實紀錄畫面,包括2017年11月美國總統川普首度到中國與毛主席會面時,李文足的家門外聚集了國家警察,禁止她出門,監視她的行為,怕她在這重要的一天有所行動,破壞了國家在國際上重要的日子等…,一些李文足在這段救夫期間,遭受到的各種威脅、騷擾、跟蹤、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真實畫面。

雖然王全璋在上週正式回到北京住所與家人團聚,但仍有許多相關媒體指出,王全璋目前還是在被監視的狀況中,並無真正的自由,但這一天對李文足來說是何其的得來不易,李文足在見到老公的同日,透過Twitter放上了睽違4年半一家人團圓的場面並寫著:「我想了多少次我們見面的場景,但見著你,感覺像夢境一樣。」重聚的畫面令人動人。

王全璋在獲釋後,也接受了眾新聞的電話專訪,其中提到他在獄中卻時不清楚外界發生的事,出獄後才發現妻子李文足一直為他抗爭。他無法想像妻子承擔如此巨大壓力,希望往後盡量去彌補自己的缺失及妻兒對自己的付出。

這篇報導裡面寫著王全璋這段經歷的個人感受和經歷,如果大家對這議題有興趣,千嫚推薦大家可已去看看這篇報導【專訪】王全璋:獄中收起情感如「活死人」

千嫚其實關注到這個議題,就是因為在這期間看到李文足的相關報導事件,才進而去了解709事件的細節始末,認識這起事件後,我覺得很殘酷諷刺,沒想到『替百姓出聲的維權律師反被政府剝奪人權的對待』,人權和自由真的是很每個人生命裡無形卻可貴的擁有,真心佩服這些用意志和行動去維護這樣資產的勇士們。

同場加映:銅鑼灣書店事件後續,股東桂民海因非法提供情報罪判處10年

「千嫚 嫚嫚說」由千嫚主持的Podcast音頻節目, 目前在iTunesSpotifySoundcloudGoogle Podcast都聽得到 。歡迎訂閱分享並到 iTunes Store上為節目打星評分留言,讓更多人認識千嫚嫚嫚說囉!

發表留言